<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
        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文閱期刊網
        期刊發表
        您的位置: 主頁 > 論文中心 > 文史論文 > 正文

        歷史文化名勝分析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日期:2021-01-12 08:51人氣:
          摘要:擁有一千四百余年歷史的靈石縣,資源豐富,物華天寶,歷史悠久,文化燦爛,人文資源稟賦,這些都是研究靈石歷史淵源和弘揚民族文化極其豐厚的寶貴資源。分布在縣域東西南北無處不有的那些閃爍著文明印記的名勝古跡,見證了靈石縣從古至今的發展變遷。本文將從宗教文化、民居文化、商貿文化、山川文化四個方面來談談靈石縣的文化名勝,去探究它們特有的歷史氣息及其不同的經歷、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內涵,為拓展當下最為時尚的文化旅游朝陽產業,推動縣域經濟全面發展提供參考。
          
          
          關鍵詞:靈石;歷史文化;名勝
          
          
          靈石縣位于山西省中南部,處晉中盆地與晉南盆地交界處。東臨太行,西望呂梁,滔滔汾水繞縣城由北蜿蜒南去。兩岸山巒起伏,溝壑縱橫,為三晉腹地之咽喉要塞,素有“燕冀之御,秦晉通衢”之稱。境內屬黃土高原地帶,東西54公里,南北39公里,總面積1206平方公里,轄6鎮6鄉291個行政村(533個自然村)。同蒲鐵路、京昆高速公路、108國道、大西(大同—西安)高鐵縱觀縣境,交通十分便利。據明萬歷二十九年版《靈石縣志》記載,堯時未有靈石此名,地屬并州之域,歷經夏、商、周無改。戰國時屬魏、趙。秦統一天下立郡縣制,靈石劃歸太原郡介休縣所轄,延續至兩漢。隋開皇十年(590),隋文帝駕幸太原,傍河開道獲一巨石,有文曰:“大道永吉”,因以為瑞,遂割介休西南地建設縣治,取名“靈石縣”。迄今已擁有一千四百余年的歷史。靈石縣資源豐富,物華天寶,素有“礦藏之鄉”的美譽,擁有紅(鐵礦)、黃(硫磺)、藍(焦炭)、白(石膏)、黑(煤炭)五色礦藏,且尤以煤為最,現已探明的含煤面積達860平方公里,儲量為97億噸,其中優質主焦煤12億噸,為全國五十個產煤縣和全國五大重點焦煤產區之一;石膏儲量為17.2億噸,平均純度95%以上,為華北第二大礦床;硫礦儲量為2億噸,礦石品質高,成品雜質含量低于百分之一;石灰石儲量為26.4億噸,為全省重要的建材、化工原料基地。此外,還有銅、鋁、錳、鉬、鈰、鉭、瑩石、長石、磷、銻族稀土等三十多種稀有金屬和非金屬礦儲存。靈石縣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約在萬年以前,這里就已有先民勞作、繁衍、生息。1974年轄內旌介村出土的石鏟、石錛、石斧等一批新石器時期的文物足以說明這一推斷。又據史料可知,城東靜升、旌介一帶,為殷商晚期“鬲”部落的方國區域。1976年、1984年、1997年和2005年,先后在旌介古墓群中出土的一大批青銅器、骨器、玉器、陶器等國家一級文物,充分印證了這一發現。此外,公元前4000—3000年,大禹于此治水留下“打開靈石口,空出晉陽湖”的千古佳話以及秦漢時期在雀鼠谷北口設立冷泉關的史料記載,等等,都證明了靈石地域文化的久遠。據有關資料顯示,靈石置縣之后,隨著朝代的更替和社會的發展,靈石縣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以及人們的宗教信仰等方面也在不斷發展。隋唐時期,境內城池的創立、山地的開墾、河道的治理、石堰堎田的開拓、村落房屋及渠道的建設,等等,都曾考到過明顯的痕跡。此外,轄內蘇溪村創建于唐咸通十一年(870)、重修于宋的資壽寺,即為宗教文化方面可以捕捉到的直觀例證。而后至宋元明清時期,靈石縣的城鄉文明發展更是一代勝于一代。表現在人們居住條件的變化、宗教信仰的形成、謀生出路的拓寬、文化設施的建設、私塾義學的開辦、生活習俗的豐富等各個方面都步入了一個較快的發展時期?v觀這一歷史過程,特別是進入明清時期,一方面廟堂和居民的青磚窯洞在日益增多,另一方面,士農工商等諸方面的發展也表現得十分突出,涌現出兩渡何家、靜升王家、夏門梁家、張家莊楊家四大家和蒜峪陳家等八小家族以及裴繼芳、吳珉、夢太真、何道深、梁中靖、楊尚文、王夢鵬、王如玉等一大批仁人志士。這些有形和無形的人文資源,不僅賦予我們值得炫耀的談資,也直接或間接地創造了一筆可觀的精神文化財富,為研究靈石的歷史淵源和弘揚民族文化提供了極其豐厚的寶貴資源。那么,就這些文化資源的積淀而言,如果順沿靈石的歷史演變發展過程看,不論政治變革還是經濟發展,也不論人們的宗教信仰還是生活起居,等等,最直觀的就是分布在縣域東西南北無處不有的那些閃爍著文明印記的名勝古跡,歸納起來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宗教文化
          
          
          據有關史料記載,早在唐代,靈石的宗教文化便開始滲入進來。前面提到的城東蘇溪村創建于唐咸通十一年(870)、重修于宋的資壽寺,城北冷泉關創建于唐武后載初元年、武周天授元年(690)的大云寺(今已不存)和創建于唐大和四年(830)的天圣寺(今屬介休市)以及城西南(今壇鎮鄉)楊家山村創建于唐的多寶寺等證明了這一點。據說綿山腳下馬和境內的介廟建于春秋時期,比這些寺廟還早,但只是傳說而已,沒有翔實的記載。至金明昌年間,在城南韓信嶺韓信墓前創建了韓侯廟。宋末至元代,先后創建了靜升后土廟、靜升文廟、縣城文廟(今已不存)、馬和晉祠、葫蘆頭村廣禪侯廟、景家溝二郎廟等。進入明清兩代,宗教文化的發展達到了鼎盛。據不完全統計,從縣城到鄉村興建的儒道佛等大小寺觀廟宇多達五百余座,祖廟宗祠一百五十余座。其中河東(靜升、馬和)一帶的寺廟及宗廟建筑占到了很大的比重,而且至今保存下來的數量就村鎮而言,在全縣、全市乃至全省仍位居前列。只可惜境內大量的寺廟等古跡都毀于不同時期,特別是縣城內外和隋唐至元明時期冷泉鎮、小水鎮、夏門鎮與仁義鎮先后創建的頗具文化價值的百余座寺觀廟宇以及很多標志性文化建筑,無一幸存,僅留下一些支離破碎的傳說。
          
          
          二、民居文化
          
          
          隋唐時期,據說縣域鄉村的居所大都為靠崖壁挖掘的土窯洞,石木房及磚瓦房極少。至宋元時,磚瓦房逐漸多了起來,但土窯洞仍屬主流。而后到明清時期,隨著社會文明的進步,人們的思想觀念有了很大的轉變,尤其是對居穴的認識,不但有了新的概念和追求,而且在許多方面都有了較大的發展。譬如對棲居地的選擇,一方面十分看重方向與位置,另一方面,對居所的形式、環境、設施及防御功能等,都有了實際而長遠的構想,這標志著人們以家園為中心的生存模式已經形成。據有關史料顯示,靈石置縣以后至清代,由于屢有戰亂和外寇侵襲,人們對居所的防御性能看得非常重要,沿汾河各村都紛紛筑堡連巷,聚村人或聚族而居。譬如,城北的冷泉關一帶,先后建起了約4萬平方米的冷泉關城和2.5萬平方米的冷泉寨(又名冷泉堡)及索洲堡、桑平堡等;城東建有上村堡、南浦堡、蘇溪堡、靜升堡、旌介堡等;城南建有夏門堡、仁義堡等,而且這些民居建筑群大都建在山上地勢險要之處,防御性能極強。除此之外,在進入明清時期,人們之所以大興土木,造堡建宅,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受兩朝提倡所謂大家庭禮制思潮的影響,不少商人和在外做官者,為不忘水源木本,落葉歸根,光宗耀祖,炫耀門庭之夙愿,在擁有錢財和權勢之后,便不惜巨資在家鄉修建豪宅。譬如境內的靜升王家、夏門的梁家、張家莊楊家、兩渡何家四大家族,憑借家族豐厚的資財和在外做官族人的權勢,在各自的村舍,分別都建有豪宅。其中尤以靜升王家為最,其由明至清,在村中建造了“五巷六堡五祠堂”,總占地面積達25萬平方米之巨。其中1996年、1998年和2005年先后修復開放的恒貞堡、視履堡、崇寧堡,被世人譽為“中國民間故宮”“華夏民居第一宅”“山西的紫禁城”,其中,恒貞堡和視履堡,以其高超的建筑藝術和歷史文化價值,于2006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年12月,又被國家文物局和建設部列為《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還有夏門的梁氏古堡和張家莊的楊家大院,其主體建筑至今基本保存完好,而且兩座古建筑群無論是建筑布局還是建筑藝術,各具特色,皆融儒道佛文化、民俗文化、建筑文化、吉祥文化、禁忌文化于一體,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和文化品位。此外,這一時期,縣域各村落除筑堡連巷聚居成風外,多數民居也大都由土窯洞發展為磚窯洞和磚瓦房,而且有不少經濟條件較好的居民還將院落擴建為二進或三進四合院落。據了解,全縣有一部分村落的民居建筑至今仍保存較為完好。譬如,南關鎮的董家嶺村,兩渡鎮的冷泉村、英武鄉的雷家莊村和王禹鄉的棗嶺村等,盡管各自的整體建筑都有不同程度的損毀,但基本都保持了原有的歷史風貌。其中王家嶺村、冷泉村和雷家莊村,以其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分別于2009年和2014年,被列為晉中市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山西省歷史文化名村和國家級古村落。
          
          
          三、商貿文化
          
          
          靈石置縣之初,其商業貿易普遍較差,據說當時只有沿官道的五大鎮有零售商鋪及貨場,此外,雖也有走街串戶的貨郎商販,但為數不多。至唐代,縣域的商業貿易有了較大的發展。據《靈石縣志》記載,唐貞觀年間,商賈云集各鎮,經濟繁榮一時。一方面是天時、地利、人和造就的歷史必然,另一方面是因為當時幾大鎮地處交通樞紐,占有出行便利的優勢。即南北有縱貫縣境的韓信嶺古道、雀鼠谷古道以及城東與霍州、介休南北交界的千里陘古道;東西分別有途經靜升與石膏山的靈沁古道和途經秦王嶺的西山古道,可以說,這五條古道對當時靈石商貿經濟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宋代至元初,由于戰火連連,時局不穩,縣城和各大鎮的商業經濟,時好時壞,發展較為緩慢。元代中后期至明代,縣域商貿經濟開始向好的方面發展,這一時期商業活動最為活躍的首數冷泉鎮。據當時的人口統計,全縣人口總共3.3萬余人,冷泉鎮就達1萬余人,加之冷泉關地處交通要塞,常年過往的客商成群結隊,絡繹不絕,這為當地的商貿發展提供了先決的條件。其次是靜升、馬和一帶,當時不僅太平村(今馬和村)設有“販馬集會”,一東一西的綿山云峰寺、介休興地村的回鑾寺(均與靜升土地相連)和蘇溪村的資壽寺,也相繼設立了“廟會”。這些集會活動,為推動河東地區的商貿經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特別是明代中葉,隨著晉商的崛起,靜升沿河各村的人們由內到外經商成風,不少人或搭伙或投親或獨行,紛紛背井離鄉到口外、京津及有生意的地方去闖蕩,試圖通過經商來發家。至明景泰年間,靜升村便涌現出西王氏一家遠近聞名的較大商賈,其商業規模至天啟年間,已是“逐利湖海,據資萬千”。至清代,縣域商貿經濟的重點轉入到靜升、馬和一帶,且境內的商家翹楚,首推靜升王家。該家族從十五世起,亦農亦商亦官,一路青云,終至構筑起康乾嘉的鼎盛,各類商號、店鋪,遍布全國的大江南北,成為聞名遐邇的三晉望族。不僅帶動了河東地區的商業經濟,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縣域商貿的發展。譬如夏門梁家、張家莊楊家、蒜峪陳家等一批商賈大戶的相繼脫穎而出,與當時稱雄中原的靜升王家不無關聯?v觀這一時期,靜升河東一帶的商貿活動在全縣首屈一指。除在外經商的大戶不斷涌現外,其靜升村的五里長街、尹方村的三里街路、蘇溪村(小天津)的S街、集廣村的集貿市場、旌介村的店鋪林立以及馬和村的騾馬大會,發展勢頭十分喜人,形成靈石縣當時最為繁華的貿易交流中心。從這一歷史過程商貿經濟的發展和繁榮,不難看出縱橫在縣域南北東西的韓信嶺古道、雀鼠谷古道、千里陘古道、靈心古道和西山古道所產生的歷史作用和價值。而且商貿的不斷發展壯大,正是由于它們與外界的溝通,才有了后來縣城和冷泉鎮關城店鋪林立的商業街道(今已不存)以及靜升古鎮明清五里長街等眾多著名的商業集中點與形形色色的老字號店鋪。據了解,這五條古道的遺跡依然尚存,有的至今仍有行人往來而未被廢掉。值得一提的是,靜升明清商業一條街的西大街及古老店鋪,已于2007年按原貌全面修復,成為目前古鎮和王家大院旅游景區文化內涵的重要組成部分。
          
          
          四、山川文化
          
          
          從縣域歷史文化的意義上講,靈石的山川河流、自然景觀,也有著豐富的人文內涵。城南的高壁嶺,早在西漢初期就開通了官道,漢高祖十年(前197年),劉邦北上征代返程至高壁嶺,適逢呂雉差人送來韓信首級,隨即將韓信首級葬于嶺上,從此,高壁嶺便有了“韓信嶺”之名,嶺上韓信墓前建有韓侯祠。還有城西南的秦王嶺、城東南的石膏山及城東的三清寨、紅崖峽谷等。其中秦王嶺因隋末秦王李世民率部攻取霍州于此山駐蹕而得名。石膏山有與韓信嶺古道連接的靈沁古道,漢文帝劉恒從代邸迎歸長安即位時,曾經過石膏山東側的一座山(屬石膏山系),到劉恒死后,此山取名孝文山;北魏孝文帝元宏從平城(今山西大同)遷都洛陽時,也曾經過孝文山,并在山上建有行宮;唐初地方割據群雄之一的劉武周、宋太宗趙光義等都曾率部在石膏山扎過營壘,迄今存有多處遺跡。至明洪武年間,佛教開始滲入石膏山,先后創建了白衣庵、天竺寺、鐵佛寺、龍王祠等寺廟,據說明清兩代香火十分旺盛。紅崖峽谷為中生代時期所形成的山地,后經過上億年的水流溶蝕,形成現在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其主峰牛角鞍海拔2566.6米,為太岳山群峰之最,更有亞高山草甸、原始次森林帶及飛瀑群等奇觀,吸引了千百年來無數文人墨客,被譽為“世外桃源”。三清寨是城東千里陘南北古道的必經之地,山上萬木疊翠,怪石嶙峋,風景秀麗,傳說宋太祖趙匡胤曾于此遭遇劫匪得到天神相救,事后為謝天恩許愿要在山上建造一座三清觀,但因邊境戰事連連,遲遲未能了此心愿,駕薨后,輾轉至宋真宗接位,方在山上建成了三清觀。后來至清順治元年(1644年),綿山抱佛寺反清的侯和尚被清軍擊敗后退至三清觀,隨之,據觀為寨,并將此山改名三清寨。還有靈石的古八景:“翠峰聳秀、汾水鳴湍、冷泉煙雨、霍山雪霽、兩度秋晴、夏門春曉、蘇溪夜月、介廟松濤。”這些源于自然的景觀,不僅客觀地展示了靈石山川的壯美,而且吸引了古今無數過往的文人雅士,并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詩篇。此外,靈石的名勝古跡還有各類遺址遺跡、明清牌坊、標志建筑、古老樹木以及民俗風物,等等。它們與前面談及的名勝古跡一樣,都蘊含著豐富的人文積淀,是靈石本土名勝文化不可忽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靈石縣從古至今的發展變遷,實則也是靈石名勝文化的一部發展史。在這一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其政治和經濟等方方面面的起步與發展,都伴隨著文化的滲透,而文化的載體又依附于某一物體或某一行為。譬如:儒道佛等宗教文化依附于廟堂觀宇;經濟往來的商貿文化離不開古道與外界的溝通;供人們棲身的民居文化賴以各種窯洞或磚瓦房以及組合成的古村落;山川文化靠的是自然形成的各種各樣的現象或某種人為的因素,等等。它們隨著時間遠去,其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自然會提升,當然,不包括所有的古道、民居、山川,而是指那些極富歷史文化內涵和具有鮮明特色的古跡等名勝,也就是我們現在統稱的名勝古跡和名勝地。
          
          
          五、結語
          
          
          從靈石縣的發展歷史,不難看到其名勝文化曾經的興盛,現在盡管許多古跡已不復存在,但保存下來的依然品類眾多,燦若星繁。它們都以不同的經歷,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內涵,印證著這塊古老土地曾有過的文明,記載著靈石的歷史傳承和信息,也為當地發展文化旅游產業提供了極其豐富而寶貴的資源。因此,很值得我們去深度發掘和研究,并利用它們特有的歷史氣息和文化乳汁來弘揚我們民族的聲威,拓展當下最為時尚的文化旅游朝陽產業,從而達到古為今用,推動縣域經濟全面發展的目的。
          
          
          作者:侯可 單位:山西省文化和旅游廳政策研究中心

        在線客服:

        文閱期刊網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專業發表機構
        最新上线欧美大片,全肉的吸乳文一女多男,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