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
        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文閱期刊網
        期刊發表
        您的位置: 主頁 > 論文中心 > 文史論文 > 正文

        藝術符號學文史互通模式分析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日期:2021-02-20 08:59人氣:
          摘要:郭沫若在其文學及歷史的相關研究中體現出一種以語言形式為中介的“文史互通”模式。該模式一方面把文學作為社會歷史功能的象征,另一方面在形式維度上予以了歷史作為文學材料的自由。郭沫若與卡西爾在文化符號學存在學理上具有相通性?ㄎ鳡柊讶硕x為符號的動物,郭沫若強調作家才是語言文字的主人,均體現出人通過對符號形式的構造來建構自己的文化系統。文章擬從藝術符號學的視角,立足于郭沫若文學研究的模式,對這二者的關系進行再次探索。
          
          
          關鍵詞:藝術符號學;郭沫若;卡西爾
          
          
          一、引言
          
          
          卡西爾在《論人是符號的動物》一書中,直接點明,“我們應當把人定義為符號的動物來取代把人定義為理性的動物”。符號系統乃是人與動物之間最為根本的區別,如果不通過符號系統,就無法進入人類文化研究的大門。這也即是說,人類的各種文化類別因符號而被統攝為一個整體———一個從根本上區別于動物的系統。20世紀早期的中國出現了關于藝術歸屬的兩種思想傾向———“為人生的藝術”與“為藝術的藝術”,藝術與人生、藝術與社會歷史的關系一直是時人關注的重點。
          
          
          二、文史互通:郭沫若文學研究的一種模式
          
          
         。ㄒ唬“文學-社會歷史”模式:文學作為社會歷史功能的象征
          
          
          “文史互通”“文”指文學藝術,“史”言社會歷史,而文學藝術和社會歷史之間具有某種相通性和可統一性,這種模式在中國的文學研究之中并不陌生。一方面,在儒家文化熏陶下的中國文人,創作中總帶有社會責任感,因此反映在文學作品中也具有社會歷史的氣息。另一方面,作者是時代的作者,任何人都不能夠徹底地脫離自己的時代而存在,作品也不能夠完全脫離時代而存在。郭沫若在《論古代文學》一文中提出,社會生活與文化之間有極為緊密的關系,社會變革也會反映在文學形式的變化之上。在這篇文章中,郭沫若反駁了文體差異是地域差異的反映,如“北詩經、南楚辭”的這種觀點。他認為,文體的差異乃是歷時性的社會變革的一種體現,而不是共時性的地域差異的反映。郭沫若考察了從商周時期到春秋戰國時期,文學語言上的轉變———商周以貴族文學為主,而春秋戰國則以平民文學為主,這主要體現在民間文學形式,諸如“兮”“焉哉乎也”這樣口語化的用法融入文學里。平民文學的一個表現,就是文字和言語的接近。文學語言的變異所體現出來的是一種歷史變革性和共時相似性。這也就是說文學語言的差異所反映的并不是地域差異,乃是社會歷史的變革。文學語言在此處其實就承擔反映社會歷史的功能。這一模式,強調的乃是文學語言的表述與構成方式與社會歷史的共時統一性,即通常所言的,一時代有一時代之文學。
          
          
         。ǘ“歷史-文學材料”模式:社會歷史作為文學藝術的源泉和材料
          
          
          “文史互通”模式的另一方面,則是社會歷史作為文學的材料。而這種材料至少有兩個方面的功能,一是認識功能,二是創作功能。這兩種功能在一定程度上都是文學與社會歷史在歷時上的分離。所謂認識功能,就是說符號形式不再具有指稱社會意義的功能,而只作為一種提供認知的記號存在。郭沫若在《關于目前歷史研究中的幾個問題———答<新建設>編輯部問》一文中提道:“中國歷史上帝王的國號、廟號、年號,幾千年傳下來,已為大家所熟知的,就沿用它們,實際上也只是當作一種符號罷了。”夏、商、周、秦朝代的稱號以及帝王的稱號等不需要完全避及,雖然在一定程度上這些稱號攜帶了舊有的、封建的氣息,但是這些稱號脫離了它們所依憑的那個時代,實際上也就淪為了“符號”(這里的符號更類似于記號),不再象征舊社會的時代面貌。所謂創作功能,即舊有的符號形式在剝離了與其對應的時代精神之后,成為一種創作的材料,進入到文學語言當中。郭沫若認為社會歷史可以擔任文學藝術的源泉和材料,主要有兩個維度。其一,思想內容上,比如《詩經》《道德經》《楚辭》以及一些史傳文學都是值得選讀的。其二,則是語言文字方面,《關于接受文學遺產》一文中郭沫若談及在新時期如何對待舊詞匯的問題時提到,文藝家同時擔負著產生新詞和將“舊詞翻新”的任務?梢姽魧τ谂f有的、傳統的文化的態度并不是一味擯棄,而是“翻新”。就此而言,郭沫若與卡西爾都體現出文化符號學存在學理上的相通性。在卡西爾看來應該把人定義為符號的動物,人區別于動物的關鍵就在于人擁有符號系統,符號系統則意味著構造,這有別于動物的感應系統和反應系統。“詩歌不是對自然的單純模仿;歷史不是對僵死事實或事件的敘述。歷史學與詩歌乃是我們認識自我的一種研究方法,是建筑我們人類世界的一個必不可少的工具。”郭沫若的“歷史-文學材料”模式也體現了這種對人的構造能力的強調。郭沫若認為,作家在面對歷史材料的時候并不是機械的接受,而是具有主動性的選擇。不管是面對歷史,還是面對文學,人都不是純被動的,而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這一模式強調“文化-文學形式”與歷史的歷時差異性,突出歷史意義與“文化-文學形式”相分離的特征,正是因為“文化-文學形式”與歷史并非徹底黏合,才使舊有的歷史內容獲得了翻新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傳統史學觀念中也有“六經皆史”一說,關于“經”和“史”具有同一性的論述早在先秦時期就已經有了苗頭,“經”和“史”常常是互通的。但是這種互通主要體現在內容層面之上。“經”中具有敘事性的文學文本其實也承擔著“記史”的功能。同一文本實際上承擔了文學和歷史的雙重身份。而郭沫若“文史互通”模式中更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其對于語言文字的關注。不管是“文學-社會歷史”模式,還是“歷史-文學材料”模式中,郭沫若都給語言文字留下了一席之地,“文史互通”模式中關注的不僅僅是語義方面,更重要的是對語用———語言形式的關注。
          
          
          三、符號形式:郭沫若“文史互通”模式的落腳點
          
          
          郭沫若“文史互通”模式有別于“六經皆史”的地方在于郭沫若對于符號形式的關注,形式可以理解為一種提純之后的狀態,意味著簡化和普遍。郭沫若“文史互通”模式對符號形式的關注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于此模式內部而言,符號形式是“文”和“史”互通的中介,郭沫若的“文史互通”以語言———尤其是語言形式———作為一個重要的切入點。在第一種模式“文學-社會歷史”模式中,郭沫若從語音語用的角度考察《詩經》中風、雅、頌的文體區別,“雅”和“頌”是商周時期的文學特征,具有貴族文學的特征,語言要更為雅致。而“風”則是春秋戰國時期的作品,其語言用詞上要更加平民化,這與商周到春秋時期的社會歷史變革是相對應的。春秋戰國時期,貴族階層地位受到沖擊,士人階層興起,恰恰就體現在《詩經》的語言用法之上。在這一層面上,反映的是以符號形式作為中介,而完成“文與史通”。第二種模式“歷史-文學材料”模式可以理解為第一種模式的逆向。文藝家的一個任務就是翻新舊詞匯,使之成為新時代新環境中的可用詞匯。舊有的語言詞匯得以翻新的依據則是,一些現在看來是高不可攀的語言,在舊時其實也是民間用語。這與當時對“民間文學”“群眾文學”的關注有一定的關系。在《論寫舊詩詞》一文中,郭沫若提出,不應該只從形式上談詩的新舊,更應該從詩的內容上來談。這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對形式的輕視,實際上給了形式以更大的自由。正是這種形式的自由,才給了古和今、舊與新之間溝通的可能。在這一層面上,所反映的是通過具有自由性的“形式”實現“史與文通”。于此模式的外部而言,郭沫若文學研究并不僅僅建立在對內容的評述之上,而是以形式作為文學研究的切入點,形式成為郭沫若文史研究的主要對象。從形式的普遍性來看,卡西爾認為,人類所有的文化形式是通過符號而串聯成一個整體的,語言符號和神話符號恰恰是兩個最基礎的符號形式。郭沫若“文史互通”模式中涉及的符號中最為重要的就是語言符號。“文”和“史”正是通過語言符號而具有了相通性。從形式的相對獨立性來看,形式具有攜帶意義的能力,但是形式與其攜帶的意義之間并不具有絕對穩定性。形式與意義的這種相合相離的關系予以形式一定程度的自由性。正是這種自由性,使得形式具有貫通古今、翻舊為新的能力。所以“文”與“史”間才擁有看相互交通的可能。“文”往往關注的是共時層面上,文學與文化環境的關系。而“史”關注點則在歷時層面上,舊文學與新文學,舊文化與新文化的關系。歷史作為歷時的縱向維度,“文學-文化”作為共時的橫向維度,兩者之間本來是看似有別的兩個方向,而形式作為其交匯的中介,將其統一于共同的符號形式之中。如此,便能實現“文”與“史”的互通。
          
          
          四、結語
          
          
          郭沫若建立在符號形式上的“文史互通”模式,有別于中國傳統的“六經皆史”的觀念。從文學語言的形式作為切入點來研究文學與歷史的關系,一方面言明了文學形式與社會歷史的共時相通性;另一方面,在新的文學領域中給舊的歷史材料提供了一席之地。
          
          
          參考文獻:
          
          
         。郏保荻魈厮·卡西爾.論人是符號的動物[M].石磊,編譯.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2016.
          
          
         。郏玻莨簦诺湮膶W論文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郏常莅察o.中國藝術符號學的現代性萌芽:以郭沫若藝術符號學思想為例[J].學習與探索,2019.10.
          
          
          作者:郭思諾

        在線客服:

        文閱期刊網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專業發表機構
        最新上线欧美大片,全肉的吸乳文一女多男,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