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
        優勝從選擇開始,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 文閱期刊網
        期刊發表
        您的位置: 主頁 > 論文中心 > 醫學論文 > 婦產科學論文 > 正文

        “互聯網+健康管理”對初產婦產后抑郁康復的影響

        作者:文閱期刊網 來源:文閱編輯中心 日期:2021-10-22 09:00人氣:
          摘    要:目的 分析“互聯網+健康管理”在初產婦產后抑郁康復中的影響。方法 采用前瞻性研究,將100例初產婦按干預方法不同分為兩組,對照組50例行常規管理,觀察組50例行“互聯網+健康管理”;以干預前、干預4周、干預后為觀察點,記錄自知力與治療態度問卷量表(ITAQ)分值、總依從率、愛丁堡產后抑郁自評表(EPDS)分值、干預后QLO-C30分值。結果 干預4周、8周時觀察組ITAQ分值均升高且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總依從率92.00%高于對照組的68.00%,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干預4周、8周觀察組EPDS分值均降低且低于對照組,干預后觀察組QLO-C30量表各項分值均高于對照組,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 “互聯網+健康管理”用于初產婦康復干預中,能持續改善產婦自知力及治療態度,從而確保高依從率,緩解其抑郁情緒,預防產后抑郁癥,改善生活質量。
          
          關鍵詞:互聯網; 健康管理;初產婦;產后抑郁;生活質量;
          
          妊娠、分娩是女性正常生理過程,分娩后產婦角色變化、生理變化等對其心理狀態有影響,相關統計結果表明,產婦產后普遍存在焦慮、抑郁情緒,且出現不同程度的心理壓力,有的則產生嚴重的產后抑郁病癥,這對產婦身心健康產生不利影響,同時也不利于新生兒的發育,產婦甚至可出現幻覺和自殺傾向,給家庭造成巨大危害[1]。引起產婦產后抑郁情緒的因素較多,可分為社會性因素、心理因素、生理因素等。需要分析抑郁情緒產生的原因,并針對產后抑郁情緒的產婦進行健康教育和心理引導,緩解其不良情緒,提高其康復依從性,使其正確自我管理,快速康復[2,3]。然而常規干預難以滿足日益增長的服務需求,在健康教育上也存在教育方式單一,缺乏針對性、持久性等問題。為此,本研究將“互聯網+健康宣教”用于初產婦干預中,以提高其康復依從性,緩解抑郁情緒,改善生活質量。
          
          1 資料與方法
          
          1.1 資料來源
          
          選取2018年6月-2019年6月在醫院分娩初產婦100例,根據干預方法不同分為兩組,觀察組50例,年齡20~36歲,平均(28.80±3.12)歲;分娩女嬰28例,分娩男嬰22例;分娩方式,自然分娩35例,剖宮產15例。對照組50例,年齡21~38歲,平均(27.98±4.01)歲;分娩女嬰27例,分娩男嬰23例;自然分娩36例,剖宮產17例。兩組產婦上述資料及產前愛丁堡抑郁自評(EPDS)量表、新生兒健康狀況等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納入標準[4]:①患者相關病歷資料齊全;②聽覺正常、可良好地進行語言表達;③知情同意;④初產婦;⑤孕期20周以上;⑥單胎且定期產檢。排除標準[5]:①嚴重精神障礙,例如精神分裂癥;②未完成為期8周的干預和隨訪。本次研究獲得本醫院倫理委員會審批通過。
          
          1.2 方法
          
          在研究過程中對其中的對照組進行常規干預,主要干預內容包括健康教育,同時進行一定心理、藥物與飲食方面的干預。觀察組則同時進行“互聯網+健康管理”,對兩組的效果進行對比分析。
          
          1.2.1 康復小組的成立及培訓
          
          康復小組的主要成員包括主任醫師、心理醫師、護士,其中一名主任醫師進行管理,而兩名心理醫師主要進行心理情緒調節,而康復人員主要開展互聯網管理工作,護士應該滿足的要求有較高的耐性,同時溝通和交流能力強,對康復干預工作很熟悉。在康復干預過程中每周在線時間應該超過6 h。培訓與規劃:在開展研究前對全團隊醫護人員進行“互聯網+”相關知識的培訓,列出網絡值班表,公開每位人員每日在線時間;組織討論產后抑郁情緒產生的原因及康復方案。
          
          1.2.2 微博形式干預
          
          微博則用于宣傳相應的疾病健康方面知識,每周對相關主題知識的圖片、文字和視頻等適當的更新操作:初次更新動態為“產后抑郁基本知識”,主要講解產后抑郁發生的危險因素、臨床表現、危害性及預防方法;第二次為“產后抑郁自評與干預”:主要講解產婦如何自我評估是否存在產后抑郁風險、飲食注意事項、每日鍛煉方法與強度、睡眠質量的保證及胎兒早教的應用等;第三次為“共建和諧家庭”:主要講解產婦家屬在產前及產后中的角色意義,為產婦提供良好的待產和產后環境,摒棄重男輕女思想,加強對產婦的感情支持等。第四次為“新生兒呵護技巧”:主要介紹如何激發產婦對新生兒的愛護,用原始母愛關愛新生兒,緩解焦慮、抑郁情緒,并學會產后喂養、新生兒臍帶及新生兒肌膚干預等知識。
          
          1.2.3 建立微信群
          
          護士建立起相應的微信群,核實患者的信息,為管理提供支持。 ①每日情況對抑郁及產后康復方面的知識進行發送;②管理員對患者提問進行一定的瀏覽,并作答,例如告知產婦母乳喂養的正確方法及益處,如何避免乳房脹痛,了解該產前孕婦定期產檢情況;③傾聽產婦主訴,評估情緒狀況及抑郁情緒產生的原因,為其制定個人干預方案對有明顯抑郁情緒的孕婦及產婦進行心理指導;告訴產婦及孕婦通過播放輕音樂、觀看幽默視頻、與朋友聊天及適當進行戶外散步等方式消除不良心態。
          
          1.2.4 電話隨訪
          
          電話隨訪主要用于孕婦及產婦家屬,在產前1個月開始,每兩周定期隨訪家屬,進行照顧技巧健康宣教,使其認識到產后抑郁的嚴重性和危害性;使其良好履行照顧職責,避免與產婦發生過激沖突,與孕婦或產婦溝通時注意語氣,產婦分娩后避免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新生兒上,應及時安撫、贊揚產婦;指導家屬保持室內整潔有序,保持通風,減少噪音;告知家屬觀察和評估孕婦或產婦是否存在抑郁情緒,及時通知責任護士尋求干預方法,掌握基本心理干預方法,幫助產婦建立良好的心態。
          
          1.2.5 觀察指標
          
          在實驗過程中設置的觀察時間點包括干預前、干預4周、6個月。通過治療態度問卷量表(ITAQ)工具進行自知力和治療態度進行評價,包括治療態度,疾病認知兩個維度,共11個問題,采用0分、1分、2分記分,分值越高則自知力越完整,治療態度越好[6]。調查用依從率,根據接受產后治療和康復依從程度分為完全依從、部分依從及不依從,總依從=(完全依從+部分依從)。使用愛丁堡產后抑郁自評表(EPDS)評估抑郁程度,共10項,各級30分,≤12分為陰性,>13分為陽性被認為是產后抑郁癥[7]。QLO-C30包括情緒功能(EF)、社會功能(SF)、角色功能(RF)、軀體功能(PF)及認知功能(CF)5個維度,分值越高越好[8]。
          
          1.3 統計學分析
          
          對實驗采集的數據通過SPSS 18.0 軟件進行統計處理,其中的計量資料以(x¯±s)表示,采用t/F檢驗;計數資料以[例(%)]表示,采用χ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兩組產婦干預前后ITAQ評分對比
          
          干預前兩組ITAQ分值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干預4周、8周時兩組ITAQ分值均升高,且觀察組明顯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2.2 兩組產婦依從性對比
          
          觀察組總依從率為92.00%(46/50),對照組為68.00%(34/50),差異有統計學意義(χ2=3.68,P<0.05)。
          
          2.3 兩組產婦干預前后抑郁評估結果對比
          
          干預前兩組EPDS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干預4周、8周兩組EPDS分值均降低且觀察組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干預8周時EPDS較4周時低,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干預8周時EPDS分值與4周時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2。
          
          2.4 兩組產婦干預后生活質量對比
          
          干預后觀察組此項評分相關指標都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3。
          
          表1 兩組產婦干預前后ITAQ分值(x¯±s,分)
          
          表2 兩組干預前后EPDS分值(x¯±s,分)
          
          表3 干預后兩組患者QLO-C30量表評分(x¯±s,分)
          
          3 討論
          
          2015年中央兩會期間首次提出“互聯網+”技術在醫療衛生這一傳統行業中的推廣運用,同年3月國務院印發《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2020年)》提出積極應用移動互聯網、可穿戴設備、云計算等新技術,推動醫療服務行業; 7月下發的《國務院關于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對“互聯網+”在醫療健康服務領域中的應用再次做出明確指示和要求[9,10],“互聯網+”將成為今后醫療衛生服務的重要技術、先進技術。本研究分析了互聯網+健康宣教對初產婦產后抑郁及生活質量的影響,發現觀察組干預4周、8周EPDS分值均降低且低于對照組(P<0.05),提示該康復干預方法能有效緩解產后抑郁情緒。錯誤的認知是產后抑郁的重要發病原因,通過健康教育樹立正確認知對提高康復依從性,緩解不良情緒有重要意義。“互聯網+”在健康教育中的優勢有:①目前我國的移動智能終端已經廣泛的應用,相關的移動應用程序也大量出現。如在學習、工作等領域,微信已經不可或缺,被干預者樂于接受且能熟練應用 [11]。②通過這種程序進行溝通交流可有效地節約時間,同時產婦也可通過這種工具來方便的在線咨詢獲得幫助[12,13];③微信、微博可通過多媒體方式進行信息發送,信息的交互提供支持,提高了患者的興趣,為提高溝通準確度打下良好的基礎。并提供產前照護、產后干預、抑郁情緒干預方法等,能提供產婦及家屬所需照護知識,使產婦及家屬正確認識產后抑郁,使產婦配合產后治療和康復[14,15]。故干預4周、8周時觀察組ITAQ分值均升高且高于對照組,提示觀察組產婦干預后對產后抑郁有了更正確、全面的認知,并樹立了良好的應對態度,其依從率(92.00%)明顯高于對照組(68.00%)。④對各位患者的心理問題及時了解,可在一對一模式下避免影響到隱私,便于產婦傾訴,從而更準確掌握產婦抑郁情緒危險因素,對癥干預[16]。微信群的群聊功能和一對一聊天功能為產婦間建立聯系提供了重要渠道,產婦可通過加好友聊天進行深入溝通,相互傾訴、支持,達到共情康復的效果,緩解抑郁情緒,同時也幫助產婦逐漸樹立健康情緒功能[17]。通過產前、產后不同階段健康教育知識的網絡媒介宣傳,使產婦逐漸正確認識母親角色,用樂觀開朗的心態學習新生兒照顧技巧,幫助其建立新的角色功能。故觀察組EPDS中包括情緒功能、社會功能角色功能、軀體功能、認知功能得分均高于對照組。電話隨訪充分發揮了產婦家屬的能動性,通過擯棄不良家庭觀念,理解產婦,為產婦提供優良的康復環境感化產婦,使產婦感到家庭溫馨,避免因家庭因素引起產婦抑郁。結合以上的抑郁知識宣教等使產婦有了正確認識和應對心理,故能有效緩解產后抑郁情緒。
          
          綜上所述,“互聯網+健康管理”用于初產婦中,能通過提高產婦對抑郁及產后康復的正確認知幫助其樹立正確的應對態度,提高康復依從性;通過干預產婦家屬,減少家庭負面因素帶來的抑郁情緒;結合互聯網的信息傳遞優勢提高了健康教育效果,從而緩解產后抑郁情緒,幫助產婦重塑個人角色,改善生活質量。
          
          參考文獻
          
          [1]鄭映雪,張娟初產婦及經產婦抑郁調查及相關因素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2019,34(13):3076-3079.
          
          [2]許碧惠產婦產后心理障礙的原因分析和睡眠狀況[J].世界睡眠醫學雜志,2019,6(10):1401-1402.
          
          [3]胡蘅芬,蔣娜,李瑤,等.二孩產婦產后抑郁現狀及影響因素分析[J]邵陽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 .2019,16(5):17-25.
          
          [4]孫建玲,李翠芝,尚娟,等家庭化產房聯合無痛分娩對產后抑郁的影響以及相關因素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2019,34(7):1519-1522.
          
          [5]李為華,李雙力,譚嚴,等中國產后抑郁的研究進展[J].中國生育健康雜志,2016.27(1):98-100.
          
          [6] Parker GB,Hegarty B,Paterson A,et al. Predictors of post-natal depression are shaped distinctly by the measure of 'depression'[J].J Affect Diso
          
          rd,2015,173(1):239-244.
          
          [7]沐婷玉,李玉紅,高雅琴,等.不同孕次產婦產后抑郁發生率及影響因素調查[J]中國婦幼保健,2018,33(10):2319-2322.
          
          [8]李密密,唐青峰,張國琴,等.我國產后抑郁評估量表的應用現狀[J]中國心理衛生雜志,2016,30(6):418-423.
          
          [9]王婷婷,徐陽,李戰戰,等.中國產婦配偶產后抑郁的發生率及其與產婦產后抑郁關系的Meta分析[J]中南大學學報(醫學版),2016,41(10):1082- 1089.
          
          [10] Ravele N,Maputle S, Ramakuela N,et al.Contributory factors to antenatal depression as perceived by pregnant women in vhembe district,limp
          
          opo province[J].J Human Ecol,2015,51(1/2):33-39.
          
          [11]汪靜,張妤,倪澤敏,等.武漢城區農村流入人口產后抑郁影響因素研究[J]華中科技大學學報(醫學版),2015,21(5):598-602.
          
          [12]傅智霞,張健,劉寶忠高齡經產婦產后抑郁與自主神經功能和人格特征的相關性分析[J]中國婦幼保健,2019,34(20):4782-4785.
          
          [13]胡朝輝,王清贊,竺建輝施美兒孕產婦產后焦慮抑郁情緒的相關因素探討[J]中國婦幼保健,2017,32(8):1624-1626.
          
          [14]展穎穎,吳棟云,季雯潔.產后抑郁癥相關危險因素調查[J]中國婦幼保健, 2018,33(10):2329-2331.
          
          [15] Parker G,Hegarty B,Granville- -Smith l,et al.Is essential fatty acid status in late pregnancy predictive of post-natal depression?[J] Acta Psychi
          
          atrica Scandinavica,2015,131(2):148-156.
          
          [16]楊曉,高玲玲,黃晴珊,等.2003-2012年Web of Science數據庫中產后抑郁研究論文計量學分析[J]中國心理衛生雜志,2014,28(11):828-834.
          
          [17]黃曉潔,何紅,何秋山產婦產后抑郁的社會心理影響因素的病例對照研究[J].中國婦幼保健, 2017.32(20):5093-5096.
        熱門排行

        在線客服:

        文閱期刊網 版權所有   

        【免責聲明】:所提供的信息資源如有侵權、違規,請及時告知。

        專業發表機構
        最新上线欧美大片,全肉的吸乳文一女多男,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em id="dbdn5"><address id="dbdn5"><nobr id="dbdn5"></nobr></address></em>
          <form id="dbdn5"></form>
          <form id="dbdn5"><th id="dbdn5"><th id="dbdn5"></th></th></form>
            <dfn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dfn><listing id="dbdn5"><listing id="dbdn5"><menuitem id="dbdn5"></menuitem></listing></listing>
              <form id="dbdn5"></form>